PACA

只想为自己的生命和学习历程写下这一页

May 24, 2018 Expression 0 Comments

Cerita Undi by Yeong Shu Ping 杨舒冰. 只想为自己的生命和学习历程写下这一页。 准备放产假前,遇上此届大选,所有事都给我抛诸脑后。等待的时刻终于来临,我不断跟肚子里的宝宝说:“再给妈咪一些时间,你乖乖待在肚子里,不要这么快出来。” 第一项任务——招募及培训PACABA选举监督员。配合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,我们开了一场又一场的培训,每一场都爆满。信息广传后,我们收到很多义士的加入:有人自认国文不好,但也要来当义工,因为知道我们缺人;有人仍在国外工作,身不由己,要求我们大选前两日给他安排培训;有人仍是大专生,面临大考,也毫不犹豫加入;有人愿意到偏远地区执行任务,就为了更好地发挥PACA的作用。 招募人数接近200人后,以为可以收工应对大选了,怎知短短几天内我们又收到各地选区负责人打来的SOS电话:Bentong 、Kuala Kubu Baru、Jerantut 、Sungai Buloh、Bangi 等都面临PACA短缺问题。我们又开始启动Tele-Marketing模式,再向身边朋友一个个“开刀”,揪多一个得一个。谢谢大家虽然工作繁重,但也义不容辞加入。而且也有好一些朋友在大选前几日,赶来搭尾班车,问我们哪里还要PACA,哪里还有培训。 第二项任务——协助这批准PACA接洽各地希盟候选人行动室接受委任。这项任务没有我们想象中容易。因为我们没有任何政党背景和关系的支持,很多候选人竞选委员对于我们的信任持有一些保留,担心我们是“间谍”。 得取信任呈交资料后,逼近大选日又收到很多义工回报说,没有接受到政党负责人的工作委派,那里协调工作一片凌乱,很担心当不了PACA,最后无用武之地。那时我们只能做安抚的工作,尽量帮忙协调,并请大家多包容,毕竟越靠近大选日,候选人行动室工作越繁重。请求大家千万别放弃,为我们的终极目标,一定要坚持到底。最终,大选前一天一切都安顿好了,呼! 大选日,我不能像伙伴们到前线上阵当PACA,却又不甘心投票后只能在家静待大选成绩,所以决定开台当“资讯转播站”。因为大选前一两天临时收到一连串突如其来的状况:残疾儿童身份被盗用注册为选民、SPR发出委任PACA新规条、国阵对付希盟PACA新招等。赶紧向身边有这方面经验和专业律师请教,得到他们第一时间提供的资讯和对策,再转发给我联系网络里的PACA和朋友,好让大家可以做万全的准备。投票到计票时段,我一直守候在手机旁,陆续收到各地选区的情况,尽量互通消息及提供大家解决方案。这是作为一位孕妇,还可以动动几根手指为这次大选尽的一点绵力。 自2012年 Bersih 3.0 至2018年全国第14届大选,不长也不短的6年(相较大马政坛上的勇士们,这都不足挂齿),但仍庆幸自己有机会走这一段路。Bersih 4.0,因为旭儿我上不了街头;GE14,因为腹中的宝宝当不了PACA,可是最后我都能成为一颗螺丝钉,找到自己可以发挥的位置。所以我坚信,只要愿意,我们一定找到出路,感谢两位孩子让我上了这堂宝贵的课。 今日的成果,因为大家都愿意在不同的岗位上出一份力,不计较付出“多”还是“少”,只要是真心,就够了!再次感恩一切成就的因缘🙏🏼 后记: 趣事(一)招募PACA时也收到不少让人好气又好笑的要求:请问当PACA有津贴吗?NO,除非你是去当国阵的PACA;请问有提供交通安排吗?NO,最多可以提供一个饭盒给你,你再找人共车;请问我可以做那个在手指上涂墨汁的工作吗?NO,那是由SPR委任的Kerani...

Translate »